沙雕的夜柒♤

太太的白赤太好吃~拿来做头像了~

【白赤】魔女“小”姐(3)

*时隔一星期非常抱歉( ✘_✘ )↯
*不晓得有多少字,随意看吧_(:з」∠)_
*白哥终于出来了!感谢我吧!(被打)
*不喜右上_(:з」∠)_
*搭配食用BGM:なんでもないや-Akie秋绘




Ⅰ.
从所未有过的坚定。
3803自己也不清楚,从何而来的勇气,明明连手都还在无法控制的颤抖。
其实自己是知道的。没有任何才能,关键时候派不上用处,经常给他人带去麻烦,就算是现在,巨噬老师肯定也在焦急地找着自己吧。但是,就是这样的自己,这样无用的,懦弱的,经常带来麻烦的自己,却活了下来。
明明应该获得了重生,却完全迷失了前进的方向。看不见前路,来路也是一片暗红。
在尚未被巨噬老师接走之前,曾在孤儿院待过一段时间。每次从层层叠叠且隐晦不清的梦境中醒来。周围的人酣睡,月光洒在被子上,远处无法视清的阴影。每每这时,都会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
你不属于他们,你只能孤独的活下去,一个人活下去。
难受,但又不是很难过,只是……很堵,以及,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被慢慢吞噬掉一样。
虽然这种感情不知如何描述,但唯一的好处是:自己因为赤色的头发被排挤时,不会太难受。

之后遇见了巨噬老师,真的很高兴。
终于有人能听我说话了,真的,太好了。

然后,巨噬老师告诉自己,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的,自己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某人,可以去救赎某人。
不要杀戮,不要悲伤,不要绝望,不要放弃,自己,终于能以新的方式重生了吗?

但是,好不容易决定了要去以保护的方式活下去,但活下来的自己却什么也做不好。所以,也真的很难过。
但是,看到受伤的小豹子时,看到他是那么的难受,而且又是那么小。他长大以后一定会成为比自己更加有用的存在,他一定,比自己:

更想好好活着。
所以,没法坐视不管。
就算,再怎么害怕,再怎么没用……
“我也绝对不会把它交给你的!”

Ⅱ.
“哦……真是勇敢呢。”
猎人轻轻玩弄手中的枪。
“那我就和你这小鬼玩玩吧~”
猛然开枪。
3803连忙往旁边的树丛里钻,不忘带走豹子。

从未如此快的逃走。
为了他人的命,为了自己的命。
草地从脚下快速略过,枪声不时在耳边响起。
幸运的是,因为茂密的树林的遮挡,子弹只从身边飞过,或打在树干或草地上。

“躲来躲去的麻烦死了!”
对方厌倦了追逐,从包中掏出一颗银白色的子弹。
“游戏到此结束,小鬼。”
阴险的笑容,从枪口飞出的子弹竟穿过遮挡的树丛,直直击中了3803的手臂。

“唔啊!!!”
痛苦地捂着手,栽倒在地上。
“真是的,没想到你跑的到挺快。不过,也到此为止了,刚才的子弹可是特制的,专门对付你们这种存在的啊。”
子弹已穿过手臂,只留下一个血洞。
那个猎人仿佛还在说什么,但是3803此刻已什么也无法听清。


好痛。
子弹刚接触到皮肤的一瞬,仿佛要灼烧起一般,但真正穿透过时候,却只留下冰冷。从伤口处向四周蔓延,像是冰冷的火焰,从手臂处烧向全身。最后连理智也烧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下无意义的空白。
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3803捂着手蜷在草地上,小豹子着急地舔着她的脸。
但是……
“那么,我就收下这只豹子了。”猎人向小豹子走去,小豹子竖起了全身的毛。
不能让他带走啊……
努力睁开眼睛,意识已有些飘离。
得……想办法。
转动着全身的细胞,希望能做些什么。最终,眼部细胞锁定目标。
那个红色的植物……?
此刻猎人身旁的灌木中,有一株颜色鲜艳的红色植物。
巨噬老师跟我说过……那植物,如果被植入火元素的话,就会炸裂……必须,试一下……

手心有微乎其微的火花闪动,然后那火花缓缓向着植物飘去。
加油啊!快点啊……再快一点。
冷汗顺着脸颊流下,融入土壤。

终于,火苗也融进了叶片。
在猎人的手即将碰到皮毛的瞬间……
仿佛吞噬一切的白烟冒出,然后耀眼的红光夹杂着白光在猎人颈部炸裂开来。
猎人飞到了另一侧的草丛中。
下一秒,3803吃力的支起身子,移到小豹子身边,用力把它抱了起来,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森林深处挪去。


Ⅲ.
眼前开始变白,周围的景物也糊到一起。
跌跌撞撞的孩子用力摇了摇头,努力保持清醒。
不行……现在不行……
至少……至少……要再往里跑一点……这样,巨噬老师他们才能……

不知从何处响起的枪声击碎了她最后的希冀。
“喂!臭小鬼!你激怒我了!我绝对要杀了你啊!!!”
与愤怒的嘶吼一同响起的枪声,在击碎了3803的希冀的同时,也击穿了她的右脚。

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被掐住脖子的金丝雀倒在地上。

3803只能隐约感到脸上的湿度。那是小豹子在舔她。
还有打在她脸上的阴影。那是死神的阴影。
“哼!杀了你之后,再把这小豹子抓回去当地毯!”
有什么东西对准了自己。本能地将小豹子罩在身下。

仿佛过了一万年那么久。
但3803想了很多。

她想起曾在孤儿院的生活。虽然很孤独,也很迷茫,但每次在点心时间吃到喜欢的奶油蛋糕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微笑。
她想起第一次见巨噬老师时,对方握着自己的手。那双手所传递的温度,第一次让自己有了活着的感觉。
她想起在巨噬老师那里练习魔法时。忘记咒语而时不时引起的爆炸。然后巨噬老师总是安慰被吓哭的自己,然后前辈总是一边给自己擦着脸上的灰,一边数落自己。
她想起第一次骑着扫把在天上飞翔的时候。温柔的风打在脸上,可爱的鸟儿也自由地飞在身边,远处的地平线也是那么的广远。
她想起从噩梦中惊醒的夜晚。然后看到窗外娴静又温柔的夜空,总是安慰了自己,然后又能安心地睡去。
她想起第一次被巨噬老师告知要来守护森林的时刻。在紧张与不安之余,却又有些期待的情绪。
她想起刚刚在森林入口时。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人,自己确实很紧张,但一想到今后有那么多人会陪着自己,又突然有些开心。
她想起阳光撒在身上的感觉,她想起微风拂过脸庞的感觉,她想起绿地的柔软,她想起自己所抚摸过的小动物,她想起美味的食物给她的饱腹与安心,她想起与巨噬老师和前辈相处的每时每刻,她想起所有这些年中她所经历的不幸中的幸福。

3803确信,自己想要创造更多的幸福。
她想去认识更多的人,想去温柔抚摸更多的小动物,想自己成功释放一个魔法,想自己动手做一顿饭,想去看看巨噬老师说的大海,她想向老师和前辈好好说声“谢谢”,想向那些大哥哥大姐姐证明自己,想去体验救赎他人的幸福。
但是……



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冰冷的的液体在地上留下深色的痕迹。






Ⅳ.
猎人恶劣地笑着,手即将扣动扳机。
几道光刃宛如救世主一般从树丛中划出,切断了坚实的枪管。
“什么人!!”猎人有些惊慌的喊到。
“诶……”感受到得救的3803睁开湿润的双眼。
草丛一阵晃动。

猎人睁大双眼。
那分明是一只成年白虎。
“你……!你不要过来!”猎人瞬间怂了。
与猎人的慌张不同,3803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好漂亮的大老虎,还带着令人安心的气息啊……

白虎并未发出威胁的吼声,但视线已暴露了它的敌意。
“吼——————”
白虎扑了过去,带着白光的利爪挥向猎人。
“啊—————!!”
不忍心直视,3803眯上眼。再次睁开,却是不同的景象。
“诶?”

刚才扑出去的白虎此时已无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一身白衣的男子,正诺有所思地看着手中的一张纸片。
“那……那个……”
意识到什么,男子转过头,琥珀色对上深邃平静的井水。
“啊,你没事吧?”
对方扶了扶头上的帽子,蹲下问道。

没适应对方的突然靠近,3803愣了一瞬,然后很快反应过来。
“啊!我没事!谢……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这是我的责任………………不过……不用谢……”
对方安静了一会,然后仿佛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了礼。
“刚刚那个人……”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啊!你不用担心,他没死,最后一刻他用替身纸人逃走了。不过他下次再来捕猎的话,绝对会砍了他。”
平静的脸一瞬间锐利起来。
3803看着对方的变脸,不由得有些羡慕对方的强大和自信。
“对了!”感受到怀着的动静,3803突然想起重点。
“你认识巨噬老师对吧?”
“诶?巨噬小姐?我是认识……”
“那太好了!拜托你,一定让老师她把小豹子……”
放松下来的神经终于抵不过剧烈的疲惫,3803话未说完,便昏了过去,倒在对方的身上。
“喂!你没事吧!醒醒!”有些焦急地摇着身上那过于耀眼的红色。

“喂!1146你小子咋回事啊!我们本来已经迟到了,你还突然跑走,小心隔壁狼群又说……巨卜木曹!这什么情况!”另一只白虎从草丛中大大咧咧走出,却被自己同伴身上昏迷的过于鲜艳的存在吓了一跳。
“啊,我刚从一个魔猎手下救的,她说让我们去找巨噬魔女。”
已化成人形的白虎又是一愣。
“不好!这孩子可能是巨噬魔女口中的……!”
意识到对方说什么,1146一道锐利的眼光扫向对方。
“别这么看着我!又不是我弄的!总之快去找巨噬魔女,这孩子还受伤了!真是的,巨噬魔女怎么找个这么小的孩子来啊!”

两道白色的身影极速穿梭在森林中。



Ⅴ.
与此同时……
“喂!你们那边找到没!”
“没,我们连树上都找过了。”
“地下巡逻队暂时还没消息。”
“湖里的精灵说没有人掉下去。”
“啊,到底去哪里了?”

而巨噬正不停的用巡逻魔法紧密地勘察着森林。
她很担心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有些胆小,但是个温柔的孩子。
那孩子可是看到老鼠都会被吓一跳的啊,如果真发生了什么。
巨噬的心紧了一下。
这时……
“喂!你们怎么现在才来!都过去几个时辰了!不管那么多,你们先去找人。”
是森林中负责巡逻的白虎,前面的一个正在解释什么,他怀中还抱了只小豹子。
“啊,我们去边缘巡逻了,以及发生了些事……”
前面的让开道,后面的是平时最冷静的那位。
“我们,找到了一个人。”他说。


看着对方怀中染红的孩子,巨噬惊呼着。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