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的夜柒♤

太太的白赤太好吃~拿来做头像了~

【all金】求你们别吵了!(1)

*对不起隔了这么久!
*中间有ooc的文艺
*大部分人格下线中
*大概是安金?
*幼儿园文笔真的抱歉!

*这篇是重发的,稍有更改


求别吵!(0)


日常这么和谐真的好吗?!(副标题)


大家好,我是金,今天我体内的人格依旧吵吵闹闹?

一个人,他早晨的正常起床方式应该是怎样的呢?

应该是先睁开双眼,然后迎接一个宁静又美好的清晨。当然,对于我来说是不可能了。

【金,快起来!要上课了!怎么能一直在床上赖着呢!】

是紫堂。

【知道了知道了,我起来了】

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艰难地从床上爬起。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两个黑眼圈格外明显。

【呀!王子大人你的黑眼圈好严重啊!昨晚没睡好吗?】

【喂喂,你也不看看我昨晚几点睡的。】

【渣渣,你的头发炸了】

金表示那是他昨晚在床上翻滚的产物。

不过话说。。。。金一边刷牙一边神游。

还好昨晚陆和林以及维德他们昨晚不在寝室,不然昨晚自己那么闹腾,他们不担心才怪,所以说这是谁的责任啊!

金气鼓鼓地加重了刷牙的力度。

【抱歉啊,金,昨晚我们好像有点太吵了】

【没事的,安迷修,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确实,比起其他人格来说,安迷修已经算安分的了。

你看看隔壁那个一言不和就开打的嘉德罗斯。

你看看那个一天到晚吵吵闹闹的雷狮海盗团。

你看看那个一天到晚想着搞事的鬼狐。

你看看那个一天到晚和鬼狐吵架的鬼狐的妹妹凯莉。

金表示自己的头又开始疼了。

随便用手扒拉了几下头发,带上自己帽子,拿上自己上午要用的课本便出了宿舍门。

【今天,意外的没那么吵呢。】

【啊,今天只有我,紫堂,艾比,嘉德罗斯和安莉洁以及银爵醒着呢】

啊,原来如此,不过话说,留下来的都是很安静的呢,终于可以安心上课了。金一脸欣慰。

然而,看到第一节课是什么后,金表示很忧伤。

第一节就上社会学,这不倒才怪!我还想多撑一会儿呢!话说,自己自开学以来还没好好听过几节课呢!(都是那些家伙的错!)尽管如此,但金还是顽强的挣扎着听了下去。
五分钟后……
【金?金?快醒醒。】
某只金发形似某种小动物的我们可爱的已经睡熟了的还有口水流到桌上的我们的主角脸上一脸安详。

【啊,王子殿下的睡颜真可爱~】

【渣渣又睡着了,不愧是渣渣】

【果然昨晚闹的太晚了,抱歉啊,金】

【感觉好像小动物】银爵:摸头发

我们的忠犬人格安迷修本想再叫下金,但看到形似小动物的金,于心不忍。
安迷修:真让人头大.jpg

【好了,都小声点。】
【抱歉,金,稍稍借下你的身体。】



我们的主角依旧睡的安详。

梦。
不知何时,总是会回到这个地方。山路在自己脚下弯弯曲曲,无论是前方还是身后,都是一片迷雾。
举步前进,依旧还是一样的场景,并且更多的雾围了上来。
姐姐,你在哪里!少年害怕地蹲下,抱住了头。
突然,一片迷雾散开,金发的少女微笑着。
金。
她唤到。
姐姐!少年惊喜地朝她奔去。
一束灯光照进迷雾,伴随着一阵急刹声,少女腾空而起,暗红色的液体浸染了整个世界。
姐!!
少年惊慌地冲过去,但一阵巨痛从身下传来,眨眼间,自己也倒在了地下。而那人的手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他努力想要去够,但无论如何也无法触碰到。暗红色的液体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最妖艳的颜色。
金。他听到她若有若无的呼唤。
金!
我们的主角从梦中惊醒。
结果一醒来就看见某人的杀马特发型。
“金,你也太能睡了吧,这都一上午过去了!”
某金因自家发小维德的话正在捶胸顿足。
“行了,先回宿舍放书吧,等会去吃饭。”
那我的笔记怎么办啊!崩溃.jpg
【没事的,金,之前你睡着的时候我用了你的身体,笔记你不用担心。】
金一愣,感激涕零地抱住安迷修的大腿。
【模范好人格啊!要是嘉德罗斯和雷狮有安迷修一半好就好了!】
【原石你不用这样的!】

【喂!渣渣!给我放开那个傻逼骑士!】

【啊!我也要王子殿下的抱抱!】

【唔。。。真热闹呢。。占卜一下明天会怎样吧。。。】

金:结果还是很吵。。


回到宿舍,维德桌上的大型玻璃箱引起了金的注意。
“维德,那是什么?”
“哦,那是安特,我的蜥蜴宠物,仆人有事回家了,我就带它过来了。”
金明显感到体内某只姓银名爵的人格的目光。
金:说好的宿舍不能养宠物的呢!维德你坑我!
银爵:眼神渐渐犀利。
维德:???


对话用“”
和人格们的对话用“【】”
内心想法用“[]”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