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的夜柒♤

太太的白赤太好吃~拿来做头像了~

【白赤】魔女“小”姐(4)

*搭配食用BGM:壊れたピエロ-Evalia
*因为是平行时空,ooc必然
*不喜右上
*小学生文笔,求各位大佬多多包容QAQ



Ⅰ.
3803回忆起了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久到她还没遇见巨噬老师,久到她还没住进孤儿院,久到一切的悲伤一切的绝望都还没发生的时候,久到……
她还是个婴儿的时候。

其实说来有些诡异,那个时候的自己是不可能有记忆的。但是或许是因为自己快死了的原因,所以人生的走马灯就稍微出了点bug,让自己回忆起了婴童时的事。

不过也不能记起太多。
能感受到的阳光撒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然后自己,被一双十分温柔的手所稳稳地环住,但却又十分的轻柔。对方仿佛将全身上下的温柔都倾注在尚在襁褓中的自己身上。
是谁呢?

然后对方哼起了歌,那也是一首十分温柔的歌,如同春风轻轻吹动柳叶那般温柔。
真是温柔的人啊……她,一定会成为一个好妈妈的吧……
3803意识昏沉地想到。

说来,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啊,自那之后,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无依无靠的她365天神经都是紧绷的。就算之后去了孤儿院,也还要时时刻刻提防着来自其他不怀好意的孩童的欺凌与捉弄。遇到巨噬老师后,虽然好了不少,但也比不上此刻的安稳与平和。
就这样一直睡下去,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3803越发昏沉。

“3803!3803!你醒醒啊!千万别出事啊!”
诶?这是……巨噬老师的声音?
疲倦的微睁开眼,但片刻后又沉沉闭上。
巨噬老师她……好像很着急的样子……第一次……看到老师这样啊……果然……我还添麻烦了啊………………………………抱歉。
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

Ⅱ.
仿佛做了个很长的梦。
难得睡得这么舒服,所以,醒来的时候,也许自己真的能前往天堂吧?
耳边传来了鸟鸣声,还能感到身上暖呼呼的。像是自己以前在午后晒得酥软的草地上打盹时,太阳撒在身上的感觉。
眼前亮亮的,也许,是时候醒了啊,眼前的会是怎样的景象呢?听巨噬老师说,天堂是个温暖又幸福的地方啊……

眼前,不是老师所描述的明亮的天堂,而是普通的木制的天花板。
诶?
揉着眼睛坐起身。
原来,没死吗。
环顾四周,能看出来,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间小小的木屋,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屋内的摆设和不远处壁炉中燃烧的火焰,却让3803感到十分温馨。
仔细看着火焰,原来是用火元素所燃起的。
是巨噬老师吗?这么说,巨噬老师救了我。
但是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平日里那个熟悉的身影。
“巨噬老师?”
小声呼唤道,没有回应。
是在外面吗?
掀开被子,脚刚触到地面,一阵细微的刺痛传来,与此同时,手也一起感到疼痛。目光扫过,才回想起原来自己受伤了,此时伤口已被某人细心绑上了绷带。
对啊,这里不是我和巨噬老师的那个家……对了!之前我为了救小豹子晕过去了,那现在,是在巨噬老师说的那个林中的小木屋?
伤口虽然还有些疼,但多亏了巨噬老师的治愈魔法,现在只要不是什么剧烈运动,就无大碍。
走到了小木屋里唯一的出口处。有些紧张地拉紧了身上那件刚刚从床上找到的黑袍子。
得出去找老师才行,也不知道那只小豹子怎样了,而且……
从回忆中一闪而过的纯白。
得向那个大哥哥道谢才行!
3803小心且坚定地按下了门把手。

Ⅲ.
出乎意料的,小木屋所处的森林位置采光很好,甚至抬起头就能看见蔚蓝的天空,和之前迷路时不一样。之前迷路时森林层层叠叠地罩在头上,抬起头只能看见茂密的枝叶。虽说也没什么不好,但是于3803而言,却平添了一股压抑。
这样一来,失眠的晚上也能看见星星和月亮了吧?
一边想着,3803一边踏着翠绿寻找着巨噬老师的身影。
还没走几步,3803变感到有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视线,环顾四周,却没发现人影,然后,她一低头……
翠绿的草地上,带着白色帽子穿着蓝色衣服的小人甚是显眼。
欸?
从未见过如此小的人,若是小孩的话,未免也有些太小了。
在3803认真思索对方究竟是何等存在时,草地上的小人也一刻不停地打量着3803,然后仿佛突然想起什么,向四周呼喊道:“大家!巨噬姐姐带来的那个孩子醒了!”

如同平地惊雷,尚未等3803反应过来,不少身影从森林的各个角落出现,速度快到仿佛预谋已久,森林突然变得十分热闹。
“啊!你终于醒了!”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还有哪里不舒服?”
“你这小鬼可就睡的久了,整整3天啊!”
“姐姐姐姐!我们一起去湖边晒太阳吧!”
“啊呀,你睡着时不觉得,现在看,你眼睛挺漂亮的啊。”
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大跳,外套掉在地上也没做出什么反应。

“那,那个……你们是?”
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鼓起勇气问到。
“啊!我们是这个森林的原住民哦!你就是之后要守护这里的魔女吧?你之前保护那只小豹子的事我们都知道了,你真的超勇敢的啊!”
其中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少年回答了3803的问题,3803的脸因为对方的夸赞而变得通红,但是听到对方话语中的小豹子后,又认真了起来。
“那只小豹子他……?”
“啊,这你不用担心。那孩子是误入我们森林的,但是巨噬小姐已经把他治好了,现在那孩子应该跟巨噬小姐在一起吧。”
回答3803的金发少女拉低了一点头上粉色的帽子。
得知对方无事的3803松了一口气,随后又想到了什么。
“啊,你们知不知道有一个白色的大哥哥,就是有一边刘海遮住眼睛的那个?”
“哦,你说1146那些家伙啊?不用管他们,他们可能又去森林边缘管闲事了!”
“喂喂,kt,你怎么能说他们管闲事啊,白细胞他们还是有好好巡逻的啊。”戴眼镜的老鹰指责到。
“切!你是没看见那些家伙和森林边缘的妖精打纸牌的悠闲样子啊!”被称作kt的健壮狼人毫不留情地回嘴。
“诶,可是偶尔和森林中的居民多互动一下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啊。”蓝色制服的鹿妖笑嘻嘻的说。
“别说鬼话了!巡逻者就要有巡逻者的样子!和居民打成一片算什么样子啊!”
“kt你……其实只是在羡慕他吧……”
“什……!?你想打架吗!B!”
“欸?可是我是食草动物啦,打不过肉食动物的啦,不过你要打架我可以奉陪啊。”
“打扁你啊!”
两边都隐约显出原型,然后扭打在一起
“唉,他们又开始了。”树上的老鹰变作人形,无奈捂脸中。
“看起来又是能记入笔记本的战绩啊。”
一边的猫又略有些兴奋地在笔记本上记着些什么。
“我们还是别插手好了……走吧,血小板。”
金发的双马尾小蝙蝠对着地上小小的地精说。
“嗯!”
“嘛,我再多留几张照片好了!”
一旁的树妖正使用着记影魔法。

“喝呀!看这招!”
无数的枝条从地下冒出。
“切!就这点小伎俩?”
已变回兽爪的手附上爆裂魔法,向枝条打去,纤细的枝条受热后向四周爆裂开来,3803惊慌地躲避着,但其他观战的人,可就不那么好运了……

“喂!kt你干嘛啊!不要把我们也牵扯进来啊!”
“哇!好痛啊!”
“我都想回去来着的……”
“喂,过分了啊……”
“看来今天是避免不了了啊……”
“大伙!揍他!”
在辅t的一声令下之后,这场1v1终于变成了混乱的团战。
“喂!你们这群家伙!明明也有B那家伙的错啊!”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从未见过这番“诡异”的景象。前一秒还在好好说话,后一秒就打了起来。
3803汗颜,趁着那些人还在团战时,打算偷偷溜去找那个被他们称作1146的大哥哥道谢。
但还没走两步……
“请等一下。”

Ⅳ.
转过身,是刚刚唯一没被牵扯进混战的人。
“那个,请问你是?”
“啊,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树妖,是这个森林中住的最久的原住民,你叫我树状就行了哟。”
树状眯着眼,笑的十分温柔。
“啊!我叫3803,是巨噬老师的学生。”
突然意识到对方在等自己的答复,3803连忙回答。
“啊,是3803吗?你之前保护小豹子的事我们都知道了,你真的,非常勇敢啊。”
树状又重复了一遍。
“不……那,那个只是……我觉得应该那样做啊!”
3803羞红了脸,她还是第一次被除巨噬老师意外的人这样夸奖。
“所以,我是来替某个一点都不坦诚的狼人先生来道歉的。”
“欸?道歉?”
“是的,kt他知道你救了那只小豹子后,虽然他没说什么,但我还是看出那家伙因为之前在森林入口处质疑你感到抱歉哦。虽然那家伙不可能承认啦~”
“欸!这,这没有关系的啦!我早就忘了,而且,我本来就很弱啦!会质疑我很正常,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3803越说越有些沮丧。

“请不要这样说!”
树状突然开口,表情中带上了认真。
“虽然3803你如同巨噬小姐所说的那样,还尚未强大。但是,在那种威胁自己生命情况下,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去保护自己的同伴,更何况你保护的还是一只你不认识的动物。所以,从这方面来讲,3803你并不弱啊。”
看着如此肯定自己的对方,3803忽然有些想哭。
“这也是我,让你等一下的原因之一。有些事,我必须告诉你。”
树状的脸在树荫下看不分明。
“他们,其实并不希望你来这座森林当守护魔女。”

“欸?”

Ⅴ.
“为……!”
“这并不是实力的问题。”
看见3803失落且不解的表情,树状开口解释。
“这片森林,是被遗弃的存在。”
“遗弃?”
“在很久之前,这座森林是有住人的。”
树状目光温柔地扫过森林。
“那甚至是个不小的村庄。居住在这的人都十分友好,即使当初知道我是树妖,也没有害怕,他们反而很高兴,说什么,有我在村子就有庇护了。”
树状仿佛想起了什么,笑的更开心了。
“是的,确实是,很温柔的村民呢。”
3803能想象出那样的场景。
“你知道吗?那时的我才刚化形,还是小孩子的模样,但他们依旧选择信任我,所以那时的我,真的很高兴。”
突然,树状的脸带上阴霾。
“但是,村庄的人,因为某些原因,全部消亡了。”
“欸?!”
3803惊慌地看着树状,希望能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但是树状却低下了头,再抬头时,一如既往的温柔。
“从那以后,这座森林就变得荒芜起来。他之所以尚未滋生恶意与黑暗,是多亏了我和mast小姐的功劳呢。”
mast……小姐?
“但是,这座森林还是因为那件事,而被遮上阴影,没有人愿意再住到这座森林当中,甚至还有不少可怕的谣言呢~”
说到谣言,树状竟好似无法忍耐地笑了出来。
“虽然说那些谣言有些过于夸张了,但还是有不少人类相信了啊。”
“所以,森林变得更加渺无人烟。曾有一段时间,连动物都没有呢。”
“所以,大家都称,这是被抛弃的森林,被这个世界。”
云层挡住了阳光。
3803有些难过。
“那,那些其他的住民是……”
树状并没有马上回答3803的问题,而是说:
“但是,即使是被抛弃的森林,也会有它的出路。”
突然,阳光倾落。
“很多,和这座森林一样的,被抛弃的存在,为了寻求归属,来到了这里。”
“或是因为幼时弱小被排挤,或是性格与同伴不合被抛弃,又或是从一开始,就不被任何存在所包容……”
“当然,也有不少人是主动来的。但无论如何,那些人,寻找到了自己的归处;森林,也有了它存在的意义。两者都有了意义。”
“我也不得不承认呢,那些家伙来了之后,确实热闹了不少。”
想起那些家伙平日的打打闹闹,树状笑了起来。
“那究竟,为什么……不想让我来当守护魔女呢……?”
3803仍有不解。
“因为,那些家伙,认为他们会带来不幸。”
“‘我们,是不被任何人所期待的存在。我们不仅被人类所惧怕,甚至连我们的同类也抛弃了我们。所以本身就很不幸的我们,若是和他人接触,一定会带来更多的不幸吧。’他们,是这样说的啊,一群笨蛋。”
树状面有自嘲。
“所以当初巨噬小姐来时,他们虽然很高兴,但是却不敢表现出任何喜悦,因为他们不希望有他人担心,而因此陷入不幸。就算是巨噬小姐那样温柔的人,也用了不少时间才和他们打好关系,真正理解他们的想法。”
树状突然直视上3803。
“所以,那些家伙有些时候方式太过暴力,你也不要在意啊,他们其实都很温柔,只是太久没和人交往,不会说话而已。”
“欸,没事的!不,不会太在意啊,因,因为我也不太会……”
3803的呆毛焉焉地低落下来。
“果然你很有趣呢~”
树状看起来很高兴。

“虽然那些家伙不想将他人牵扯进来,但是,我相信你。”
“欸?!”
“从一开始见到你时,就有这种预感了,也许,这个孩子能改变这个森林里的一切,什么的……”
“但,但是!为什么树状先生你要相信我,我,才第一次……”
3803因为来自头顶的抚摸,而愣住。
树状轻轻抚摸着温暖的红色。
“我可是妖精啊,肯定知道啊~”
风吹过森林,不远处混战的吵闹声也吹了过来。
树状手放在3803头上,单膝跪地。翠绿对上琥珀,流光在其中传递。
“我,相信你。所以……拜托了,请你拯救这座森林。”
3803呆愣着,头上的温暖离开时,她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你要找巨噬小姐的话,她在镜湖那,你沿着这条路走过去,就能找到了。我也该去阻止那些打架破坏森林的混蛋了啊。”
指完路后,树状散发着黑气向混战圈走去。


“我知道了!”
3803红着脸。
“虽然我很弱,但是,我一定会帮上忙的!谢谢你!树状先生!”



树状没有回头,风带来了他的回答。
“我知道啊。”


得到3803了回答的3803红着脸向着树状指的方向跑走了,但树状却转身,看着她逐渐跑走的身影。

他想起自己刚化形的事。
“欸!你是妖精吗?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没事的孩子,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那以后村庄的庇护就交给你了啊,小家伙!”
“哥哥哥哥,你来我们家玩吧!”
“你要试试这个吗?很好吃的啊!”


那是十分久远的事,回想起来,那样的温柔甚至让人想哭。
风吹的树叶刷刷作响,像有什么人在低语。
“没事的,这一次,一定不会有事,那个孩子,一定会改变一切。”
树状郑重地回答着风声。





最后树状以众人的黑历史为威胁,成功地避免了毁掉森林的危机,可喜可贺。
“喂!那个孩子呢?”
正在处理伤口的kt突然反应过来。
“我告诉她巨噬小姐的位置,让她找过去了。”树状答。
寂静。
“怎么了吗?”
“喂!巨噬小姐都说了那家伙是路痴啊!你忘了吗!?”
…………………………………………………………………………………………………………

“遭了。”
“遭了个头啊!!快去找人!!”

此时的3803:
“欸!?这是哪啊……?”

【白赤】魔女“小”姐(3)

*时隔一星期非常抱歉( ✘_✘ )↯
*不晓得有多少字,随意看吧_(:з」∠)_
*白哥终于出来了!感谢我吧!(被打)
*不喜右上_(:з」∠)_
*搭配食用BGM:なんでもないや-Akie秋绘




Ⅰ.
从所未有过的坚定。
3803自己也不清楚,从何而来的勇气,明明连手都还在无法控制的颤抖。
其实自己是知道的。没有任何才能,关键时候派不上用处,经常给他人带去麻烦,就算是现在,巨噬老师肯定也在焦急地找着自己吧。但是,就是这样的自己,这样无用的,懦弱的,经常带来麻烦的自己,却活了下来。
明明应该获得了重生,却完全迷失了前进的方向。看不见前路,来路也是一片暗红。
在尚未被巨噬老师接走之前,曾在孤儿院待过一段时间。每次从层层叠叠且隐晦不清的梦境中醒来。周围的人酣睡,月光洒在被子上,远处无法视清的阴影。每每这时,都会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
你不属于他们,你只能孤独的活下去,一个人活下去。
难受,但又不是很难过,只是……很堵,以及,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被慢慢吞噬掉一样。
虽然这种感情不知如何描述,但唯一的好处是:自己因为赤色的头发被排挤时,不会太难受。

之后遇见了巨噬老师,真的很高兴。
终于有人能听我说话了,真的,太好了。

然后,巨噬老师告诉自己,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的,自己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某人,可以去救赎某人。
不要杀戮,不要悲伤,不要绝望,不要放弃,自己,终于能以新的方式重生了吗?

但是,好不容易决定了要去以保护的方式活下去,但活下来的自己却什么也做不好。所以,也真的很难过。
但是,看到受伤的小豹子时,看到他是那么的难受,而且又是那么小。他长大以后一定会成为比自己更加有用的存在,他一定,比自己:

更想好好活着。
所以,没法坐视不管。
就算,再怎么害怕,再怎么没用……
“我也绝对不会把它交给你的!”

Ⅱ.
“哦……真是勇敢呢。”
猎人轻轻玩弄手中的枪。
“那我就和你这小鬼玩玩吧~”
猛然开枪。
3803连忙往旁边的树丛里钻,不忘带走豹子。

从未如此快的逃走。
为了他人的命,为了自己的命。
草地从脚下快速略过,枪声不时在耳边响起。
幸运的是,因为茂密的树林的遮挡,子弹只从身边飞过,或打在树干或草地上。

“躲来躲去的麻烦死了!”
对方厌倦了追逐,从包中掏出一颗银白色的子弹。
“游戏到此结束,小鬼。”
阴险的笑容,从枪口飞出的子弹竟穿过遮挡的树丛,直直击中了3803的手臂。

“唔啊!!!”
痛苦地捂着手,栽倒在地上。
“真是的,没想到你跑的到挺快。不过,也到此为止了,刚才的子弹可是特制的,专门对付你们这种存在的啊。”
子弹已穿过手臂,只留下一个血洞。
那个猎人仿佛还在说什么,但是3803此刻已什么也无法听清。


好痛。
子弹刚接触到皮肤的一瞬,仿佛要灼烧起一般,但真正穿透过时候,却只留下冰冷。从伤口处向四周蔓延,像是冰冷的火焰,从手臂处烧向全身。最后连理智也烧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下无意义的空白。
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3803捂着手蜷在草地上,小豹子着急地舔着她的脸。
但是……
“那么,我就收下这只豹子了。”猎人向小豹子走去,小豹子竖起了全身的毛。
不能让他带走啊……
努力睁开眼睛,意识已有些飘离。
得……想办法。
转动着全身的细胞,希望能做些什么。最终,眼部细胞锁定目标。
那个红色的植物……?
此刻猎人身旁的灌木中,有一株颜色鲜艳的红色植物。
巨噬老师跟我说过……那植物,如果被植入火元素的话,就会炸裂……必须,试一下……

手心有微乎其微的火花闪动,然后那火花缓缓向着植物飘去。
加油啊!快点啊……再快一点。
冷汗顺着脸颊流下,融入土壤。

终于,火苗也融进了叶片。
在猎人的手即将碰到皮毛的瞬间……
仿佛吞噬一切的白烟冒出,然后耀眼的红光夹杂着白光在猎人颈部炸裂开来。
猎人飞到了另一侧的草丛中。
下一秒,3803吃力的支起身子,移到小豹子身边,用力把它抱了起来,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森林深处挪去。


Ⅲ.
眼前开始变白,周围的景物也糊到一起。
跌跌撞撞的孩子用力摇了摇头,努力保持清醒。
不行……现在不行……
至少……至少……要再往里跑一点……这样,巨噬老师他们才能……

不知从何处响起的枪声击碎了她最后的希冀。
“喂!臭小鬼!你激怒我了!我绝对要杀了你啊!!!”
与愤怒的嘶吼一同响起的枪声,在击碎了3803的希冀的同时,也击穿了她的右脚。

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被掐住脖子的金丝雀倒在地上。

3803只能隐约感到脸上的湿度。那是小豹子在舔她。
还有打在她脸上的阴影。那是死神的阴影。
“哼!杀了你之后,再把这小豹子抓回去当地毯!”
有什么东西对准了自己。本能地将小豹子罩在身下。

仿佛过了一万年那么久。
但3803想了很多。

她想起曾在孤儿院的生活。虽然很孤独,也很迷茫,但每次在点心时间吃到喜欢的奶油蛋糕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微笑。
她想起第一次见巨噬老师时,对方握着自己的手。那双手所传递的温度,第一次让自己有了活着的感觉。
她想起在巨噬老师那里练习魔法时。忘记咒语而时不时引起的爆炸。然后巨噬老师总是安慰被吓哭的自己,然后前辈总是一边给自己擦着脸上的灰,一边数落自己。
她想起第一次骑着扫把在天上飞翔的时候。温柔的风打在脸上,可爱的鸟儿也自由地飞在身边,远处的地平线也是那么的广远。
她想起从噩梦中惊醒的夜晚。然后看到窗外娴静又温柔的夜空,总是安慰了自己,然后又能安心地睡去。
她想起第一次被巨噬老师告知要来守护森林的时刻。在紧张与不安之余,却又有些期待的情绪。
她想起刚刚在森林入口时。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人,自己确实很紧张,但一想到今后有那么多人会陪着自己,又突然有些开心。
她想起阳光撒在身上的感觉,她想起微风拂过脸庞的感觉,她想起绿地的柔软,她想起自己所抚摸过的小动物,她想起美味的食物给她的饱腹与安心,她想起与巨噬老师和前辈相处的每时每刻,她想起所有这些年中她所经历的不幸中的幸福。

3803确信,自己想要创造更多的幸福。
她想去认识更多的人,想去温柔抚摸更多的小动物,想自己成功释放一个魔法,想自己动手做一顿饭,想去看看巨噬老师说的大海,她想向老师和前辈好好说声“谢谢”,想向那些大哥哥大姐姐证明自己,想去体验救赎他人的幸福。
但是……



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冰冷的的液体在地上留下深色的痕迹。






Ⅳ.
猎人恶劣地笑着,手即将扣动扳机。
几道光刃宛如救世主一般从树丛中划出,切断了坚实的枪管。
“什么人!!”猎人有些惊慌的喊到。
“诶……”感受到得救的3803睁开湿润的双眼。
草丛一阵晃动。

猎人睁大双眼。
那分明是一只成年白虎。
“你……!你不要过来!”猎人瞬间怂了。
与猎人的慌张不同,3803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好漂亮的大老虎,还带着令人安心的气息啊……

白虎并未发出威胁的吼声,但视线已暴露了它的敌意。
“吼——————”
白虎扑了过去,带着白光的利爪挥向猎人。
“啊—————!!”
不忍心直视,3803眯上眼。再次睁开,却是不同的景象。
“诶?”

刚才扑出去的白虎此时已无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一身白衣的男子,正诺有所思地看着手中的一张纸片。
“那……那个……”
意识到什么,男子转过头,琥珀色对上深邃平静的井水。
“啊,你没事吧?”
对方扶了扶头上的帽子,蹲下问道。

没适应对方的突然靠近,3803愣了一瞬,然后很快反应过来。
“啊!我没事!谢……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这是我的责任………………不过……不用谢……”
对方安静了一会,然后仿佛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了礼。
“刚刚那个人……”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啊!你不用担心,他没死,最后一刻他用替身纸人逃走了。不过他下次再来捕猎的话,绝对会砍了他。”
平静的脸一瞬间锐利起来。
3803看着对方的变脸,不由得有些羡慕对方的强大和自信。
“对了!”感受到怀着的动静,3803突然想起重点。
“你认识巨噬老师对吧?”
“诶?巨噬小姐?我是认识……”
“那太好了!拜托你,一定让老师她把小豹子……”
放松下来的神经终于抵不过剧烈的疲惫,3803话未说完,便昏了过去,倒在对方的身上。
“喂!你没事吧!醒醒!”有些焦急地摇着身上那过于耀眼的红色。

“喂!1146你小子咋回事啊!我们本来已经迟到了,你还突然跑走,小心隔壁狼群又说……巨卜木曹!这什么情况!”另一只白虎从草丛中大大咧咧走出,却被自己同伴身上昏迷的过于鲜艳的存在吓了一跳。
“啊,我刚从一个魔猎手下救的,她说让我们去找巨噬魔女。”
已化成人形的白虎又是一愣。
“不好!这孩子可能是巨噬魔女口中的……!”
意识到对方说什么,1146一道锐利的眼光扫向对方。
“别这么看着我!又不是我弄的!总之快去找巨噬魔女,这孩子还受伤了!真是的,巨噬魔女怎么找个这么小的孩子来啊!”

两道白色的身影极速穿梭在森林中。



Ⅴ.
与此同时……
“喂!你们那边找到没!”
“没,我们连树上都找过了。”
“地下巡逻队暂时还没消息。”
“湖里的精灵说没有人掉下去。”
“啊,到底去哪里了?”

而巨噬正不停的用巡逻魔法紧密地勘察着森林。
她很担心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有些胆小,但是个温柔的孩子。
那孩子可是看到老鼠都会被吓一跳的啊,如果真发生了什么。
巨噬的心紧了一下。
这时……
“喂!你们怎么现在才来!都过去几个时辰了!不管那么多,你们先去找人。”
是森林中负责巡逻的白虎,前面的一个正在解释什么,他怀中还抱了只小豹子。
“啊,我们去边缘巡逻了,以及发生了些事……”
前面的让开道,后面的是平时最冷静的那位。
“我们,找到了一个人。”他说。


看着对方怀中染红的孩子,巨噬惊呼着。

【白赤】魔女“小”姐(2)

*因为有all3803要素,所以加了tag,不喜右上
*其实还是主白赤啦~
*该死的排版……
*有意识流的存在可能_(:з」∠)_
*搭配食用BGM:花鸟风月-end of the world



Ⅰ.
兽牙嵌进手臂。
鲜红的液体与白皙的手臂形成对比。
“看吧……”
“呜?!”
小豹子发出疑惑且吃惊的声音。
“我说过的啊……”
赤发的孩子抬起头,尽管脸上的笑容已经痛的扭曲,但却依旧笑着。
“不会有事的。”另一只手轻轻抚上了斑驳的皮毛。
牙齿轻轻松开。
“乖孩子,现在就救你出来。”
3803高兴于对方的理解,尽管右手因伤仍颤抖得不行。动物濒死时所作出的拼死一击,可不能小觑。
额上不断冒出冷汗,没受伤的左手正努力解着机关的那个结。这个结虽然看上去很复杂,但其实只要打开中心结就好了,这对于曾在人类村庄居住过的3803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好啦!你有没有好受一些?”
终于将结解开的3803小小的开心道。
小豹子抖了抖毛,虽然已经离开陷阱,但是因为长时间被绳子紧捆着,它现在只能无力地躺在地上。
“唔,你没有力气吗?也是,被绑了那么久,而且还被勒成这个样子……”
3803轻轻摸摸对方的毛,对方“咕噜”一声,以示赞同。
“这样好了!我带你回小屋好了,等巨噬老师回来后,让她帮你治疗伤口。老师她可厉害了!”
3803将受伤的手轻轻从小豹子的颈下环过,另一只手托起小豹子的下半身。

………………
“呼……”
步伐已经有些凌乱。
“巨噬老师说的小屋在哪里啊……”
孩子已带上些哭腔。
“一个人也没有……”
周围只有看不到边际的森林。
“唔,先休息一下吧。”
小心将小豹子放到树下,然后挨着小豹子坐下。
之前用自己裙子做的临时绷带有些松了,3803紧了紧伤口处的绷带。虽说对方只是只小豹子,但3803毕竟也只是个小孩子,而且还是个受伤的孩子。

Ⅱ.
看着毫无差别的树木,3803的心情又低落起来。
“抱歉啊。”
听到3803的声音,小豹子抬起头看着对方。
“明明是我救了你,但却没办法让你马上得到治疗……而且还迷路了……我果然还是,不行啊……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3803把头埋进膝盖,声调越发沮丧,却突然感觉到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在脚边。
抬起头,小豹子正用头蹭着自己的脚。
就像在安慰自己一样。
“谢谢你。”
带着泪光的琥珀里盛满了温柔,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头,小豹子也轻轻舔了舔3803的手。
“好!我也要打起精神来!我们继续找路吧!”
拍着自己的脸,站起身来,重新打起精神。
不远处草丛中轻微晃动,漆黑的枪管悄无声息地潜伏着。
小豹子察觉到什么,连忙立起身。
然后……

“砰——————”

猎手亮出了他的獠牙。

Ⅲ.
“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
结束了漫长的解释,巨噬有些疲惫的按着太阳穴。
“原来是这样吗……切,小鬼就是麻烦。不过我先说好!我可不是什么保父!”帽檐下kt的脸斑驳不清。
“放心,那孩子很听话的,你也别太凶。毕竟是女孩子,她可不能用你训练新兵那一套啊。”巨噬微笑着。
“切,知道了!”
“呀……这孩子还真是可怜。”
“也不晓得她是怎么过来的……”
“肯定很辛苦。”
“是个坚强的孩子啊。”
森林中其他居民议论纷纷。
“呀!不好!”巨噬仿佛想起什么,神色一瞬间有些慌张。
“怎么了?”众人同时看向巨噬。
“我忘了那孩子不认路的,她肯定会在森林里迷路的啊!”

………………

“哈?!”
“糟了!快点去找!”
“诶!巨噬小姐你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啊!”
“喂!快用追踪魔法!”
“你们去镜湖找,那孩子掉下去就不好了!”
“我,我们从地下去巡逻处问问!”
众人顿时乱成一团,这时……

“砰——————”

森林一瞬间安静的诡异,众人的动作也仿佛按了暂停键一般。
………………

“喂喂……那个是……枪声吧……”

“3803!!!”
优雅又温柔的女性第一次失去方寸。

Ⅳ.
枪管冒出的青烟缓缓升上空。
3803惊恐地看着身后树上的弹孔。要不是刚刚小豹子把自己拉倒,就真的要倒在地上了。
好,好恐怖!
“啊啊,我就说,豹子的幼崽怎么可能凭一己之力就挣脱那么特殊的捕兽网,原来有‘帮手’啊。”
转身。。。。
映入眼帘的是穿着一身伪装色的成年男子,手中的猎枪仿佛还带有余热。
“辛辛苦苦布下陷阱,好不容易才有猎物入了套,却被你这小鬼给截了胡,你说,该怎么办了。”
虽然对方一直在笑,但3803能很感到很明显的恶意。
“那,那个……”
“这样吧,你把猎物还给我,再老老实实地道个歉,我就放你一马……毕竟……你身上可有些不寻常的气息啊……”
琥珀中充满了惊恐。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
“呵,小鬼你也太天真了,能轻松进到这座森林中的人,可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啊……虽然魔女审判这事儿已经过去不少日子了,但是……据我所知,现在还是有些异端,在收集‘素材’啊……我不介意做这种事哦~”
对面的人以最轻松的态度说出了最残忍的事实。一些过往,仿佛……


“快跑!!!不许回头!快去‘庇护所’那里!”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会有事的,一定会迎来和平的那一天的。”
“我们永远会和你在一起的。”


“不好了魔女大人!‘一层限制’被突破了!!”
“魔女大人!西北边有大量魔力波动!”
“大人!东边有严重的结界破损!”
“切……带孩子们先走!这里由我来!”
“魔女大人!!”
“快走啊你!!!!”

然后……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全是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光线闪过,顷刻间,红色和某些事物支离破碎,红色的女孩身边充满了红色。

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
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

神圣的黑袍教士遵从着所谓的纯洁的“神”的“命令”,将这事件染成了暗红色,他们的每一次动作,都仿佛将“神”浸染的更加纯净与洁白。


然而,认真执行“神”的指令的教士,并没有注意到他尚未浸染的角落,那里有一道红色的光直直刺向他们,仿佛这世间所有的恶毒都凝集与这道视线当中。


有时,狩猎者也会变成被狩猎者。





“所以,我劝你,趁我还没认真,你最好把那只豹子交……”
“我不会把它给你的!”
“诶?”
琥珀色的光充满锐利与坚定。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无辜的存在受害了!所以,我不会交出去的!”



阿拉,仿佛有什么红色的东西藏在什么深处了呢……

【白赤】魔女“小”姐(1)

*新人写文~
*主白赤,有all3803元素,所以就打了tag_(:з」∠)_
*是个温馨(假装文艺)的故事
*可能会有意识流,求轻揍
*是个小小红与正常体型大家的故事
*搭配食用BGM:ISI(歌手是Duca)

*重发,因为撞tag了(土下座)


Ⅰ.
这是两周前的事。
虽然这座森林既没有名字,也没有主人,更没有守护者,但它依旧有一位监管者。
监管魔女巨噬小姐为森林中的“居民”带来了一个消息。

这座森林,要迎来自它扎根在此处之后的几百甚至是几千年间的……
第一个守护魔女。



Ⅱ.
“守护魔女”与“森林的主人”之间的不同之处是,前者是同伴及家人;后者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
但尽管如此,森林中的原住民仍对此有许多意见。

“守护魔女?”
“啊。。。。好麻烦啊。。。”
“会是个怎样的人呢?”
“我们不是住的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来人了呢?”
“希望是个温柔的人啊。”
“切,只要有我们不就行了……”

………………


然而,巨噬小姐仅仅只是说:
“放心好了,那个孩子,虽然有些小糊涂,但是个温柔的孩子。”
对于其他住民的疑惑和好奇,巨噬小姐没有给出其他回答,保持着这位“守护者”的“神秘感”。


直到,那一天终于到来。



Ⅲ.
晨光微曦,巨噬小姐理了理因为打扫而有些凌乱的头发,对着桌角有些狼吞虎咽的小家伙微笑到:
“时间到了哦,该出发了。”
终于处理完自己早饭的小家伙抬起头,阳光洒在一片温暖的赤红上。

森林比以往要更加安静。
明明是从所未有的事件即将发生,应该是很喧闹的才对。
但是,就是因为是从未有过的事件,不知会变成怎样,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
不仅有好奇,有对对方的尊敬,更多一些的是对未知事物的畏惧,就连平时最能闹腾的家伙,此刻也安静的连呼吸都压到了最低。此刻的森林,只能听见风吹过的声音。


终于。


风突然变得紊乱起来。
“来了。”不知是谁突然开口。
片刻之后,森林的边缘出现一团小型旋风,刹时,草叶飞舞。
旋风渐渐散去,白衣女性显出身形。
“好了,这就是你要居住的地方了哦。”
然而众人并没有看见对方对话的对象,四处张望,却发现对方正对着身后说话。
“好了,不要担心,出来吧,大家都很友好的啊。”
小小的红色一点点从从白色的边缘显现,琥珀色小心翼翼地打探着周围。
………………



水烧开了。
“啥?!守护魔女是个小孩吗?!”
“阿拉,好可爱的孩子~”
“感觉好小只啊。”
“啊!看起来只比我大一点点呢!”
“啊,这不是挺可爱的吗?”
“是温暖的红宝石和琥珀啊。”

突然从森林的个个角落里窜出了许多居民,各式各样的声音也一同出现,小家伙一下愣在原地,反应过来后,迅速躲回了巨噬的身后。
巨噬小姐感觉到自己的裙角被拉的越来越紧。
“好了,你们冷静些,好歹是活了几千岁的人了,没有几千也有几百了。别把我的小徒弟吓到了。”
周围终于稍稍安静下来。
“喂!巨噬,你靠不靠谱啊,这小家伙究竟行不行啊?”
小家伙像是懂了些什么,更用力的揪紧了巨噬的衣服。

巨噬回身,稍稍将身后事孩子推开一些,蹲下,微笑道:
“你先去小屋那里,好吗?老师有些事要和这些哥哥姐姐们说,我昨天不是告诉你小屋在哪了吗?所以,你先去那,好吗?”
小小的红色抬起头,琥珀有变成焦糖布丁的趋势,不过她还是眨眨眼睛,用力地点点头。

巨噬微笑着看着小小的红色犹豫不绝的渐渐消失在森林的绿色中。
她回过头,依旧是和煦的微笑,但眼底,却仿佛有几丝心疼与无奈。
“其实……”


Ⅳ.

3803缓缓走在森林中,虽然表面上无异,但犹豫的步伐和紧紧抓住裙角的双手,还是显出了对方的紧张与不安。
刚刚那个金发的哥哥,其实说的一点都没错。
自己真的不行啊……不仅胆小,而且连最简单的驾驭飞行扫帚也是摇摇晃晃的。
那个时候,虽然只有那个哥哥问话了,但周围其他的哥哥姐姐眼中也有相同的疑问。虽然自己很迟钝,但不知为何,这方面却很敏感。
虽然说的没错,但是……
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
但是……
但是!
3803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但是,真的好不甘心啊……


虽然,虽然自己很废材,但是,但是!

“我也是有可能成为很厉害的魔女的啊!”
小小的,虽颤抖,但却坚定的声音。
眼泪无声地。

“嘎哦……”
一阵有气无力的哀嚎声打断了3803的难过(同时也吓了她一跳)
“那,那个,有人在吗?”
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小心的向声源处靠近。
扒开草丛,一小块空地上,一只小豹子躺在地上,时不时无力地挣扎一下。
3803走近了,发现那是一个小型捕兽陷阱,麻绳的网罩在豹子身上,它越是挣扎,网就收的越紧。此时的小豹子身上已经被勒出了深深的血痕。
“啊!你等一下,我现在救你出来!”
顾不上害怕,连忙上前。
“吼————”
豹子突然弹起,威胁着靠近它的3803,却因为被绳子缚得更紧,在地上发出哀嚎。
“你,你不要再动了!你已经受伤了啊!”
3803有些束手无策,因为只要她一靠近对方,对方就会发出威胁,然后绳子就缚的更紧。这是个死循环。

小豹子已经被勒得奄奄一息,十分痛苦地张着嘴。
捏紧了拳头。
此时的场景,有些熟悉……
3803不再退缩,手颤抖着,却强装微笑说:
“没事了……马上就没事了!我一定会救你的,不会丢下你逃跑的!”
尽管已经无力,但出于本能与求生欲,小豹子以它目前能做到的最快的速度抬起身,露出利牙,然后……



鲜红的液体飞溅在翠绿的草地上。

【all金】求你们别吵了!(1)

*对不起隔了这么久!
*中间有ooc的文艺
*大部分人格下线中
*大概是安金?
*幼儿园文笔真的抱歉!

*这篇是重发的,稍有更改


求别吵!(0)


日常这么和谐真的好吗?!(副标题)


大家好,我是金,今天我体内的人格依旧吵吵闹闹?

一个人,他早晨的正常起床方式应该是怎样的呢?

应该是先睁开双眼,然后迎接一个宁静又美好的清晨。当然,对于我来说是不可能了。

【金,快起来!要上课了!怎么能一直在床上赖着呢!】

是紫堂。

【知道了知道了,我起来了】

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艰难地从床上爬起。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两个黑眼圈格外明显。

【呀!王子大人你的黑眼圈好严重啊!昨晚没睡好吗?】

【喂喂,你也不看看我昨晚几点睡的。】

【渣渣,你的头发炸了】

金表示那是他昨晚在床上翻滚的产物。

不过话说。。。。金一边刷牙一边神游。

还好昨晚陆和林以及维德他们昨晚不在寝室,不然昨晚自己那么闹腾,他们不担心才怪,所以说这是谁的责任啊!

金气鼓鼓地加重了刷牙的力度。

【抱歉啊,金,昨晚我们好像有点太吵了】

【没事的,安迷修,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确实,比起其他人格来说,安迷修已经算安分的了。

你看看隔壁那个一言不和就开打的嘉德罗斯。

你看看那个一天到晚吵吵闹闹的雷狮海盗团。

你看看那个一天到晚想着搞事的鬼狐。

你看看那个一天到晚和鬼狐吵架的鬼狐的妹妹凯莉。

金表示自己的头又开始疼了。

随便用手扒拉了几下头发,带上自己帽子,拿上自己上午要用的课本便出了宿舍门。

【今天,意外的没那么吵呢。】

【啊,今天只有我,紫堂,艾比,嘉德罗斯和安莉洁以及银爵醒着呢】

啊,原来如此,不过话说,留下来的都是很安静的呢,终于可以安心上课了。金一脸欣慰。

然而,看到第一节课是什么后,金表示很忧伤。

第一节就上社会学,这不倒才怪!我还想多撑一会儿呢!话说,自己自开学以来还没好好听过几节课呢!(都是那些家伙的错!)尽管如此,但金还是顽强的挣扎着听了下去。
五分钟后……
【金?金?快醒醒。】
某只金发形似某种小动物的我们可爱的已经睡熟了的还有口水流到桌上的我们的主角脸上一脸安详。

【啊,王子殿下的睡颜真可爱~】

【渣渣又睡着了,不愧是渣渣】

【果然昨晚闹的太晚了,抱歉啊,金】

【感觉好像小动物】银爵:摸头发

我们的忠犬人格安迷修本想再叫下金,但看到形似小动物的金,于心不忍。
安迷修:真让人头大.jpg

【好了,都小声点。】
【抱歉,金,稍稍借下你的身体。】



我们的主角依旧睡的安详。

梦。
不知何时,总是会回到这个地方。山路在自己脚下弯弯曲曲,无论是前方还是身后,都是一片迷雾。
举步前进,依旧还是一样的场景,并且更多的雾围了上来。
姐姐,你在哪里!少年害怕地蹲下,抱住了头。
突然,一片迷雾散开,金发的少女微笑着。
金。
她唤到。
姐姐!少年惊喜地朝她奔去。
一束灯光照进迷雾,伴随着一阵急刹声,少女腾空而起,暗红色的液体浸染了整个世界。
姐!!
少年惊慌地冲过去,但一阵巨痛从身下传来,眨眼间,自己也倒在了地下。而那人的手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他努力想要去够,但无论如何也无法触碰到。暗红色的液体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最妖艳的颜色。
金。他听到她若有若无的呼唤。
金!
我们的主角从梦中惊醒。
结果一醒来就看见某人的杀马特发型。
“金,你也太能睡了吧,这都一上午过去了!”
某金因自家发小维德的话正在捶胸顿足。
“行了,先回宿舍放书吧,等会去吃饭。”
那我的笔记怎么办啊!崩溃.jpg
【没事的,金,之前你睡着的时候我用了你的身体,笔记你不用担心。】
金一愣,感激涕零地抱住安迷修的大腿。
【模范好人格啊!要是嘉德罗斯和雷狮有安迷修一半好就好了!】
【原石你不用这样的!】

【喂!渣渣!给我放开那个傻逼骑士!】

【啊!我也要王子殿下的抱抱!】

【唔。。。真热闹呢。。占卜一下明天会怎样吧。。。】

金:结果还是很吵。。


回到宿舍,维德桌上的大型玻璃箱引起了金的注意。
“维德,那是什么?”
“哦,那是安特,我的蜥蜴宠物,仆人有事回家了,我就带它过来了。”
金明显感到体内某只姓银名爵的人格的目光。
金:说好的宿舍不能养宠物的呢!维德你坑我!
银爵:眼神渐渐犀利。
维德:???


对话用“”
和人格们的对话用“【】”
内心想法用“[]”

[all金】求你们别吵了!(0)

*深思熟虑厚后决定来搞事⊙ω⊙
*依旧小学生文笔QAQ
*ooc是肯定会有的

*少打了嘉德罗斯所以重发了请谅解

大家好,我是金,一名大二学生。我一直走在正常人生的道路上。时不时还做些扶老奶奶过马路,公交车上给老人让座的事。
然而,就是我这样一位苗正根红的好青年,一直被一件事给困扰着,那就是……
“金!听说你们社团今晚有活动啊!带本小姐出去玩玩啊!”
不了,凯莉,你怕不是忘了上次我出去玩时你拖我玩到几点。
“诶,有社团活动啊,是发展鬼天盟团员的好时候呢。”
凯莉快来管管你哥的中二病啊!还有鬼狐你别再拉我进去啊!
“金,马上要期考了,还是复习比较好呢。”
紫堂我也是这么想的!
“要期考了吗……金,来占卜下成绩吧……”
谢了安莉洁,我并不想提前知道自己不及格。
“切,这么简单的内容还要复习,果然是渣渣!”
嘉德罗斯就算我不是渣渣我也要复习好吗!而且你行你上啊!
“金,快考试了,每天的牛奶喝了吗?”
格瑞谢谢你的关心,我每天都有喝的。
“原石今天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是昨晚没睡好吗?”
安迷修你少和雷狮他们吵架我会睡的更好。
“诶!王子大人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帮王子大人看看啊?”
不用了谢谢你艾米,我睡会就好了。
“老姐,你让金先睡会吧。”
埃米快把你老姐带走!
“小鬼,今天也去吃烧烤吧!”
雷狮我们不是昨天才去吃过吗……
“诶,那去吃烤肉好了!”
佩利,烤肉和烧烤不是差不多吗。
“金,明天去甜品店吧,听说出新品了。”
可是可以但我明天要去图书馆啊卡米尔。
“哎呀,别复习了嘛,偶尔挂下科也挺有意思的嘛~”
喂喂帕洛斯你的思想很危险啊,而且又不是你考!
“金,养只宠物吧……”
银爵我们宿舍真的不能养宠物啊抱歉!
“……”
额,25号考吧,我没忘记哦神近耀?
突然安静了几秒。
“喂!紫堂你什么意思!和本小姐对着干吗!”
“我不是我没有!”

“你再厉害也只是渣渣!”
“金,只有发展了成员鬼天盟才会有出路啊!”
“金,你昨天忘记喝了。”
“但是可以偷偷养啊。”
那个……
“明明是雷狮先拿了我的凝晶和流焱!”
“但是我认为就算不及格,金你也是想知道成绩的啊。”
“埃米你别拉我!我要看白马王子怎样了!”
“姐,你就让他休息下吧!”
“……”
所以说啊……
“没事的小鬼!考试时我们帮你!”
“雷狮老大都发话了,没事的金,去吃烤肉吧!”
“嗯,是的,所以去图书馆也是可以推迟的金。”
“是啊,所以说考试挂科什么的也没关系啦~”



“所以说你们够了啊喂!大半夜的吵什么吵啊!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喂!既然担心我就让我好好睡觉啊喂!明天我还有课啊!”



大家好,我是金,一名苗正根红的大二青年。今天,我也被我体内的人格,所困扰着。



所以说这哪是走在正常的人生道路上了喂!哪有正常人会天天被自己体内的人格吵到人生想重来一遍的啊喂!所以说大哥大姐请你们别吵了!



  • 快来个人拯救下我啊……



来自小透明的告白

*第一次在lof上发文,紧张(๑‾ ꇴ ‾๑)
*小学生文笔,请大佬们谅解QAQ
*篇幅略长,请谅解QAQ

咱第一次看凹凸,是因为咱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3D建模(并没有觉得不好看)然后看了之后,因为制作组“强大的经费”让咱瞬间路转粉(丹尼尔大人特效不要太帅)然后随着剧情的深入,让我咱更加地死心塌地的入了这番。(主要因为元力技能,80米警棍和40米大刀什么的2333)。
不过也因此,导致咱很长一段时间躲在被子里追番追到凌晨然后在课堂上爆睡(捂脸)不过不知为何却很嗨森(喂!你是抖m吗!)以及,字幕和预告我只服凹凸剧组(表情包什么的太萌)
然后从第一季结束到第二季开始,我是以下的状态:
啥?凹凸第一季完结了?!不!!下半年我要怎么过啊!!!QAQ→唉,啥时候更新第二季啊……_(´ཀ`」 ∠)__ →什么?十月份更?怎么还有那么久!(╯‵□′)╯︵┻━┻→啊!!第二季更啦!有生之年啊!!(ノ°ο°)ノ(爆衫)
总之,入了凹凸的坑敲开心的(◍ ´꒳` ◍)

然后,做为一只腐女,凑cp那是必须的(◔◡◔)
首先,咱瞄上了瑞金
幼驯染什么的超可爱啊!第一次见面两人的互动超喜欢(虽然瑞哥踢飞了金宝看着好痛´_>`)。然后到瑞哥去找鬼狐聊人生时我已经炸成了烟花,再然后,瑞哥公主抱:来来来,我给你表演个达摩式爆炸~\(≧▽≦)/~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啊!超开心!然后,lof上的太太们产的瑞金的粮也超高质量的,打call●▽●

然后,也就在咱萌瑞金萌的死活来的时候,咱和all金命中注定地相遇了。
第一次看到这个cp,还是在推荐页看到的一个名为污金制造局的同人主页。而当时沉迷瑞金的咱并没多想什么,继续沉迷瑞金去了。
然而,在很久之后,凹凸第一季完结后的一段时间,咱无意中看到了一篇嘉金文,就是污金制造局主页里面的文。嘉九岁死不承认又狂妄的性格和金宝大大咧咧有些倔强的小笨蛋的个性碰撞到一起,咱意外的觉得很萌(这不就是小孩子吵架么(╯‵□′)╯︵┻━┻)
于是咱就从忠实的瑞金党变成了瑞嘉金大三角;然后海盗团出来时又成了雷金党;补了漫画后,又成了安金党(捂脸)。结果最后,在我绕了如此远的大圈后,我发现,其实我就是个金吹啊!┻╰(‵□′)╯

于是老老实实地吃起了all金,并且乐在其中(乖巧.jpg)

all金在刚开始时,其实并不是个热门cp,(本来刚开始连凹凸也不热啊)我也曾一度想翻墙,但出于对金宝“深沉的爱”,我又坚持了下来,一直到现在,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没错。我永远也不会忘记all金cp创作排名第五时我有多兴奋(虽然现在掉到第七了很忧伤QAQ);也更加忘不了all金热度破万时,我像个从来没见过雪然后突然看见鹅毛大雪的二哈一样兴奋地在家里跑圈(我妈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我好久);当然也忘不了,在知道我错过多少太太的同人本后我的“痛哭流涕”(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jpg)
总之,我深爱着all金,不会因为它的排名有多落后而不在吃它的同人,虽然前面有很多热门cp让我也很嫉妒就是了(像安雷,雷安什么的……我不吃的啊!)因为,cp再冷,也总会有太太产粮的啊!

然后说说这个圈子里的太太。
不得不说,太太们都是世界的珍宝啊!
太太们有画画的,有写文的,有玩MMD的……但无一例外的,都对我的胃口啊!(不排除我太“来同人不拒”的性格)
首先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金玉太太。写文画画两不误,而且都很厉害!禁忌的双重存在啊!(说好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呢!)
然后是三水一金太太。篇篇文章都戳我的萌点,而且发文前有活动预告什么的不要太良心!而且几乎all金cp都写了!
Fiee太太,我all金列表中为数不多的特别关注。写的肉文贼鸡儿好吃!足以让我长胖十斤,简直是all金开车小分队中的冲锋啊!(虽然有很多车都被删了……)
白白酱!我一开始是看了她的爽图关注她的(滑稽)但是就算她不开车,画风也很好看啊!(而且也是太太成功地把我拉进了帕金圈)
黑黑太太的画风超可爱啊!我在推荐页看到她的时候就决定了,就算她不吃all金我也关注她!(知道她吃all金后我更开心了)
泉吹太太,第一看的时候她画风让我不知所措(找不到字幕QAQ)但是看懂了之后就笑出了猪叫。太太的脑洞真的太好玩了,再加上这魔性的画风,简直一截截个表情包。
本来还有很多超棒的太太,但因为篇幅不能一一说出来真的超遗憾。

在此,我向所有太太表达我衷心的感谢。谢谢你们让我们看见这么多优秀的作品。也谢谢你们信任我们,鼓起勇气,将自己的作品放到lof这个平台上。让我们认识一个超厉害的你。同时,太太们也要爱护好自己啊,身体和心理上都是!还有怎么多嗷嗷待哺的读者等着上车呢!

最后,感谢凹凸世界的亲妈七创社以及将凹凸世界搬上荧幕的制作组,如果没有你们,我们不仅无法看到这么多优秀的同人,也无法见到如此优秀的作品。

最最后,表白金宝,感谢你的诞生,耀眼而不令人感到疼痛的阳光般的存在。

最后,谢谢看到这的你们。我?我只是一个想表达自己真实情感的普通的热爱凹凸,热爱all金的小透明罢了。也许,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吧?
再次感谢,你能看到这(鞠躬)